快捷导航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58|回复: 0

冉雄飞:足球博彩可在中国合法化 治理别靠足协

[复制链接]

290

主题

290

帖子

93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38
发表于 2018-11-5 19:13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今天上午,网易体育明星访谈室邀请了金讪和冉雄飞两名足球记者,对于目前中国足坛的反赌风暴谈了自己的看法。在冉雄飞看来,要想彻底的根除赌球行为,就有必要通过国家行为力争使博彩业合法化,用合法的市场将庞大的赌球资金用在合法领域。

  冉雄飞认为,现在入狱的几个人可能只是一个开始,将会有更多的人前牵扯进这次反赌风暴中。“尤可为主要是在厦门期间操纵的球队,做了一些比赛,这次刚进去是被牵连的。然后我们可以看到武汉队的阎毅,他身上的事情是跟广药和陕西陆虎的比赛是没有关系的。另外王珀在浙江宁波的时候就操作了很多场比赛,到了陆虎以后操作的比赛更多。我感觉至少在他们当政的几个俱乐部期间,基本上的比赛都是有问题的。”冉雄飞认为,不过现在公安机关还处于搜罗证据的阶段,拿到证据之后可能会对外公布。
  对于赌球的根源,冉雄飞认为这主要还是跟中国足球产业链断裂有关。“俱乐部没有生存的能力、没有造血的能力,俱乐部要靠自己运作,这个时候做总经理的怎么办?这就给了王珀这样的人机会,所以我们也应该关心到中国足球俱乐部的生存状况。”冉雄飞透露,其实买球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,03、04年是赌博非常猖獗的时候,很多的球队、球员广泛参与,包括现在的调查案件都是发生在那个时候,赌球的人、在做假的人已经猖獗到无法无天的地步了。
  冉雄飞认为,赌球牵扯的资金数目巨大,强制禁止的可能性并不大,不如通过国家行为将其合法化、公开化,这一点是可以做到的。“能不能以一种健康的方式让足球博彩公开化、合法化,在中国是可以做到的。禁止是没有用的,因为很多人还在不断的玩儿。如果中国参与赌球的总赌金,通过合法的方式,无论是上税还是什么,我觉得一百个亿最后可以有的。如果这100个以拿到青训体统中,拿到医疗、教育等系统,那会造福许多人。作为国家来讲,我觉得他应该看到这个钱其实是可以管理的,可以不让少数不法分子轻易得到的。国家行为让这个球赛公开化、合法化,更多人会看到那个比赛,大家都会关注这个比赛,这个时候球员反而健康了,他不敢了。”冉雄飞提出了自己的建议。
  冉雄飞认为,要想治理中国足坛的赌球活动,依靠中国足协是不行的,因为中国足协有着其局限性。
  “在任何时候我们都可以看到,中国足协的态度都是很鲜明的,但是态度鲜明并不代表着有公开的行动。从中国足协主观的角度来讲,他绝对想中国足球很红火、很好、很规范、很职业,但是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?在中国是最典型的,一个行业的领导、企业的领导会对一个事件,或者对这个行业、对这个群体和团队可能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。用这样一种简单的推论来看,中国足协是有问题的,至少他在这么多年治理打假、扫赌的问题上措施是不得力的,措施是不够力度没有到位的。现在我感觉到国家利用这次机会大力整肃中国足球。通过打和梳理的方式两头并举,让足球变得健康。如果有这样的前提在,那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。”冉雄飞表示说。
  冉雄飞在第一线跑足球多年,对于赌球的一些事情也是有所见闻,他总结出了三种特征的人很容易参与到赌球中去。“第一种,有一定的经济基础,有稳定的收入来源;第二种,喜欢看足球,经常参与一些活动,才会接触到所谓的赌球、博彩这种事情;第三种,他身边可能有这样的一些人现在就在参与,这种人给他传递的信号或正或负的就会影响到他,说不定有一天他就会涉足。对于人来讲就是这样的,比如你一个月收入一万块钱,一场球花几百块钱,50%的概率会赢钱,有很多人有这种冲动去的。而且最重要的,球迷永远都觉得自己是正确的,觉得自己比谁都明白,觉得自己很专业,所以愿意投资。”冉雄飞说。
  两人在节目中同时透露,许多的俱乐部总经理和教练被迫去学习盘口,为的就是掌控比赛的一些动态。冉雄飞透露,李章洙在青岛队的时候就这么多,而结果是他几乎因此而崩溃。“他那个时候有一点疯狂,为什么?他必须要去看盘了,他后来发现跟球队的胜负跟主教练没有关系。那次我去采访,他拿了18个人的出场名单问我,你看这些国内球员里面哪个没问题?后来我也是试着指,我说这个好象没什么问题,他摇摇头,另外一个他还摇摇头,一个主教练做到这个份上我觉得有一点崩溃了。”冉雄飞说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真人娱乐|真人博彩|真人游戏

GMT+8, 2019-2-23 10:22 , Processed in 1.138802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